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da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业内资讯

业内资讯

原创科普读物与国外引进版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时间:2017-8-22 16:47:11点击量:261次

选自《中国出版传媒商报》微信公众号
 
  近年伴随童书市场的兴旺,科普板块有所振兴,但大多也被外版书所占据,以少儿科普书为代表的科普书市场“西风压倒东风”的现象旷日持久, 0.4%的份额中,引进作品占了“半壁江山”, 原创作品品质仍未得到受众认可。
  此次科普专题,我们不希望从浅层去报道少儿原创 科普市场的表象,而是希望从更深的层次,包括作家的创作状态、国际国内最新科普潮流趋势、国内策划力量在哪些地方有所缺失等角度,去探究产品策划人群体需要从哪里开始补课、哪些策划观念需要更新。就此,我们采访了业界活跃在少儿科普一线的策划人、作者、专家,通过他们正在探索的眼睛去发现一条真正可行的少儿科普原创路径。
  困局
        一直有业界人士抱怨,原创科普书无人写、写出来不好看。这些是否依然是眼下原创科普创作和策划的最大困局?还是说我们其实都错了?
  原创科普读物的选题开发成为了国内出版人关注的方向。但原创科普图书目前面临的困境远不止没人写,写出来不好看这么简单。国内先锋原创青少年科普杂志《少年时》的执行主编阮健觉得,对于科普书,需要有一些根本的认识,包括为什么要了解科学?科学和日常生活有什么关联?基础课本提供的科学训练足够吗?科学往往是具有引领性、开拓性的,我们怎么才能把这些知识用通俗易懂、有吸引力的形式表达出来?现实情况却是,“整体大环境还是浮躁,沉下来的少。追求单品效率尽管说了很多年,但不少出版机构还是继续低价大规模地做书。”
  “现在高品质的科普读物还是凤毛麟角,即使有的销售量还可以,但是从中依然能看到一些明显的问题。”蒲公英童书馆总编辑颜小鹂认为,很少有人对优质原创科普书的开发进行深入地思考。比如,作者队伍——不仅要有科学的背景、人文的视角,还要加上儿童的趣味性,但是这样的作者不多;内容的视角和切入点,求大求全的比较多,有趣和好玩比较少;呈现形式突破性不够,模仿国外优秀作品来做的比较多,也就是创新不够,虽然这些作品出版后也被大肆宣传,销售很好,但是这样的原创其实是以牺牲版权为代价的,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
  海豚出版社与中科知成绘本馆合作,在2015年年底推出的原创少儿科普图画书《这就是二十四节气》一上市就广受好评,目前销量已过百万册。这首先取决于作者、编辑的眼光和魄力,整个团队用时3年策划创作出版,保证了图书在科学性、可读性、交互性与艺术性等方面均达到较高水准。科普图画书在我国尚属少见,而用这种形式讲述二十四节气更是史无前例。与此同时,这套书满足了不同年龄段读者的阅读需求,老师和家长这两个群体已逐步认识到绘本在儿童早期阅读中的重要性,都希望让孩子读到具有中国地域文化特色的原创图画书,再加上原创少儿科普书鲜有节气主题,这套书填补了很大的市场空白。
  凭借《这就是二十四节气》被圈内人熟知的海豚出版社科学馆总监王然,虽然做出了难得一见的原创爆款,但她依然觉得,“距离策划出版真正让读者喜闻乐见的科普图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需要出版机构和科普作者潜下心来,做好积累和储备。”她认为,现阶段对出版人有帮助的,一是借鉴国外优秀科普读物的形式和创意,二是在工作中不断了解读者的需求,做好读者定位。仔细想一想,读者为什么要读科普书?青少年为什么读?成年、中老年读者为什么读?从事不同行业的人为什么读?这其中有哪些共同点和差异性?
  全媒体时代,知识来源不再受限于书本,出版人是时候把科普图书出版放到整个科普教育和传播体系中去思考,与其他产业形成链接,而不仅仅局限在图书本身。眼界放宽了,才能找到最适合用图书传播的科普内容。
  读者对象不同,难点也不同。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编辑部主任肖东雁就眼下在做的少儿原创科普课题举例说,原创科普图书策划难点在于怎样说服并帮助一位大家或者一线科研团队写一本小书。这就需要一个具备某领域知识素养的策划编辑,而且这位策划编辑还得懂孩子并能把握少儿通识教育的正确方向以及统筹执行力。在新蕾出版社文化教育中心主任高雅看来,原创科普读物策划方面最大的难点是如何找到孩子喜爱、市场认可且具有一定创新性切入点的选题角度并邀约到最合适的创作者和设计者。事实上,原创科普读物曾有过一批优秀的作者,也创造了一些品牌,如叶永烈和诞生于20世纪6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系列,近些年也出现了一批致力于原创科普作品创作的新生力量,如“科学松鼠会”“果壳网”。但不可否认的是,原创科普读物的发展仍然存在创作力量不足、精品不多、市场受到引进版读物的瓜分等问题。
  差距
        眼下,在各类科普读物排行榜上,占据前列的主要还是引进版。原创科普读物与国外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差距1
  创作者和策划人缺位内容乏力
  目前,国内从事少儿科学普及的人士非常少,专业人士基本都长期扎根在科研项目上,如果没有大量的普及实践,很难走近孩子,尤其是低学龄和学龄前的孩子。此外,国内原创科普图书在讲故事的能力上较弱。肖东雁觉得,这种能力不是天赋问题,而和创作者乃至图书策划人跟孩子之间的相关互动不够有很大关系。颜小鹂觉得,编辑的前期参与性不够、想象力不够、视线宽度不够,都会导致这些问题出现。也就是说,编辑的策划要前移,而不是后补。事实上,传统童书出版业对于渠道的依赖度比较高,产品通过经销商进入渠道以后,就是等待回款,作为生产者,很少能和消费者直接见面。出版方在深入读者方面的缺位也是导致原创科普找不到方向的重要原因。在阮健看来,纵然说教是个大问题,但比说教更大的问题是做科普的人,不论是推广者,还是创作者,都需要有跨学科的教育底子,这个底子没有,就不能产生优秀的作品。
 
  差距2
  没有构建完整的价值观体系
  从当前的出版情况来看,引进版科普读物介绍的知识点几乎囊括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各个领域,而原创科普读物更偏重自然科学。仔细研究国外的经典科普书,不难发现,普及知识、向孩子们传递知识只是内容的一部分,优秀的科普读物更加注重的是引导孩子认识问题,并能调动多种学科文化,把问题融化在孩子们触手可及的生活中。这里面不仅有通识运用的思维,还跟行为习惯、世界观以及价值观相关。
 
  差距3
  缺乏趣味性、创新性
  颜小鹂认为,国内的科普书和国外相比,视角和趣味有很大的差异。国外科普读物给我们的启示就是创新和儿童的趣味视角。“拿《地图(人文版)》来说,书中每个国家选择哪些内容呈现给读者,不仅要求必须,更要有趣,这是国外科普创作者有创意的关键点。”
  事实上,普及性、趣味性和人文性不是需要同时存在的要素。孩子成长太快,层级也很清晰,从2岁开蒙到成年,每一个阶段的侧重性都不同。科普创作者需要根据受众所处的年龄段来决定后三者的取舍或者匹配后三者的比重。
  在肖东雁看来,成长性应该是科普书的基础,而不是科学知识的普及。怎么来理解成长性呢?“反映在取舍上就是不管读者6岁、16岁,还是60岁,都愿意留下这本书。进一步的反映就是现实意义,即对人的成长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这种影响,要么是对某个领域的启蒙,要么是启发了思维,要么是影响了读者的生涯。总之,它是在陪伴读者,伴随读者成长。”
  由于长期关注国外最新科普领域的发展,阮健相当熟悉国际上科普书的操作范式。“国外优秀科普读物的产出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市场,有成熟的作者、成熟的出版社以及老师的参与等。”她拿其引进过的绘本——《你是星尘》举例说,“这本书讲述了我们从这个宇宙诞生起就和它结下不解之缘,后面的内容以诗歌一样的语言把其中的关联一一道出,探索每一个简单的句子,都能挖掘出很深的科学。”值得关注的是,这本书在国外的科学课堂中已经成为老师选用的授课内容。“当你受到这样的科学书的启迪,科学就不再只是课本上的公式和法则。”阮健说。
 
  差距4
  知识结构和定位的受众不匹配
  从市场情况看,即使是一些知名度相当高的少儿科普书套系,依然存在说教性大于趣味性,可读性差、交互性几乎没有等特点。这样的科普书有一个很明显的判断标准,就是要么读起来压根不是在和小朋友交流,要么读起来像是在和小朋友交流而实际上讲述的内容很艰涩、枯燥。
  要克服这些毛病,在整体策划和产品设计上有两种思路:第一种是从内容到读者,根据已有内容寻找合适的读者;第二种是从读者到内容,也就是策划的发起是为某一个既定的目标受众群体去寻找内容,那就要围绕目标受众群体的需求去找到内容方向,循着方向找到内容源,再从内容源里筛选出适合的内容,并对其进行匹配性设计。相比较而言,第一种思路看上去最容易,实际上更难。因为在实操过程中,出版人往往会因为出版单位的产品结构、编辑的擅长领域以及市场的趋势等因素,不得不拔高或者降低已有内容的受众层级。这种情况下,就必须把第一种思路当作度,把第二种思路当作量,用第二种思路去衡量第一种思路的度。
  国外优秀科普读物给国内科普策划人带来的启示是到孩子们中间去。把普及落到社会生活实践中,而不是书房、实验室或者编辑部。一方面找到孩子们的兴趣点,另一方面唤醒作者、策划人自己的童心和好奇心,这样才能讲好故事。如果没有这样一支队伍,我们可能永远都做不好少儿原创科普。

版权所有:河北阅读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冀ICP备11018237号-5   冀公网安备 13010502001554号   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冀)B2-20090010

×
// initFloatTips();